企业文化

虚构身份、瞒哄婚情……“甜美陷阱”习用六大

更新时间:2021-08-28

  一次“偶遇”让女子落入赌徒圈套

  “甜美陷阱”习用六大套路

  自动加好友的气质美女竟是直播诈骗团伙成员,偶尔相识的白马王子到头来却是债台高筑的赌徒,梦幻恋情转瞬粉碎,最终落得人财两失……婚恋骗局连续高发,海淀法院近日梳理了近三年来审结的婚恋诈骗典范案件进行剖析,从中总结出此类骗局的常用套路,帮大家破解“甜蜜圈套”。

  ▶案例1◀

  美女主动加好友 引他步入直播间

  大学毕业后,26岁的王杰(化名)始终没交女朋友。一天,他忽然收到一条微信挚友申请,从头像上看是一个长相甜蜜、颇具气质的女生。虽然有些猜忌,王杰仍是通过了对方的挚友申请。

  女子自称姓徐,误加了王杰的微信,可是双方聊着聊着,发现有许多共同的兴趣点,结果越聊越投契,就约着第二天见一面。第二天,徐某如约而至,王杰一看,不是“照骗”,徐某果然如头像所示年轻靓丽。

  在一家咖啡店里,徐某向王杰聊起了自己的人生经历。“我今年22岁,大专毕业没多久,刚入职一家企业从事文职类工作。”徐某说,自己出身于小康家庭、不缺钱,父亲做小生意,母亲是老师。说到感情阅历,徐某情绪低落起来,“我在大学有一个初恋男友,成果他酗酒、赌博,还出轨我的闺蜜,咱们最近分别了。”说着说着,徐某哭起来,看着对面的女孩梨花带雨,王杰心里也苦楚起来,可他不知道,以上全是徐某的谣言,而她马上要进入正题:

  “我不是情感不好嘛,我有一个友人是做直播的,有时候就带着我一块上播,也算是消遣吧,假如你有空能够关注我。”

  出生清白、情感受挫、年青貌美……王杰对徐某动心了,从此他成了徐某直播间的“铁粉”,不到一个月的时光,就花掉了数万元的“打赏金”。直到警方上门,王杰才晓得本人被骗了。

  本来,徐某只是这个团伙的“门面”。

  警方查明,该团伙分工明白,王某、刘某、熊某三人独特出资成立了一家科技公司,与某直播平台协作,由曹某担负“主管”,徐某作为主播,另应聘多人进行帮助,通过互联网假借交友、谈恋爱的方法,诱使被害人进入直播平台观看主播直播,从而诈取被害人的打赏金。仅自2019年7月2日至8月8日,这伙人诈骗数额就达31万余元。

  ■圈套拆解

  庭审时,法官也摸清了该团伙的重要作案手腕。

  首先,要筛选“客户”。主要通过婚恋网站、婚恋APP、贴吧、车友会等方式猎取个人信息,“客户”年纪在22岁至28岁之间,春秋太小没有经济基本,年龄太大没有开发盼望;职业则取舍身边个别没有长期女伴的客户群体。

  然后,就是“增加好友”。不法分子向目标群体发送好友申请,一旦通过,方便用固定话术和前期分析得出的个人兴致等,吸引目的留神,晋升密切度。

  随后,派出“门面”引流。徐某以编造的假话,先引起对方同情,然后“无意中”流露主播身份,再以交友、恋爱等借口,让对方主动收看直播。

  最后,就是以各种理由要求“打赏”。将“客户”引入直播间后,主播就以诞辰、表演、送礼等为由,要求对方刷礼物。

  法院审理认为,王某等五人结伙利用互联网诈骗多人钱款,数额宏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。依据各被告人在本案中所起的作用、认罪立场等量刑情节,对五名被告人分辨判处二年六个月至六年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,并处相应罚金。

  ▶案例2◀

  “偶遇”的爱情 让她被骗上百万

  固然互联网是婚恋诈骗的重灾区,但线下的婚骗手段也在一直翻新进级,甚至有人通过制作在特定场合的“偶遇”,实现了一场诈骗,林女士就可怜落入了骗局。

  被害人林女士学历高、收入高、心智成熟,属于人们常说的高等白领,她在一次顺风车拼车进程中,意识了葛某,终极被骗走131.91万元。

  林女士和葛某因为顺风车拼车而结缘,葛某重视表面,谈吐非凡,很快和林女士熟起来。聊天中,得悉林女士的职业和经济情形后,葛某更加热络。匆匆地,两个人从好友变成了情侣。

  葛某告知林女士,自己是一个小有成绩的商人,而葛某从着装到行为,都优雅得体,博得了林女士的信赖和芳心。实在,此时的葛某正为赌债和高利贷焦头烂额,他的不菲行头、阔绰的出手都是借债花费。

  尔后,一年多的时间里,林女士成了葛某的提款机,他假造各种理由,共骗走林女士131.91万元。

  ■骗局拆解

  案发后,林女士懊悔莫及。“我也不是不疑惑过。”林女士说,自己一开始请求葛某还钱,他就许诺两人立刻就要结婚了,何必分那么细;后来借的钱越来越多,再让葛某还钱,他就写欠条,甚至说卖房还钱。“我感到谈钱伤感情,就没有再逼他。”直到金额过大,林女士讨要无门才抉择报警。到案后,涉案钱款葛某未退赔。

  庭审时,葛某否定自己诈骗,说和林女士之间算是民间借贷关联,是基于恋爱关系发生的日常花销,或者由于恋情林女士对自己的赠送,提出自己无罪。

  法院查明,从一开端虚构身份、瞒哄事实,到向林女士借钱后赌博、还印子钱,再到以各种理由推诿拒绝还钱,葛某始终都是以非法占领为目标,骗取别人财物,形成诈骗罪。最终,法院判处葛某有期徒刑12年,剥夺政治权力3年,并处分金12万元。

  法官指出,无论是网络交友还是线下“结缘”,不要轻信对方的一面之词,必定要核实该人的真实信息,交友除了察看外在,更要懂得一个人的内在和对方的真实生涯、工作情况,这是自我维护的第一步。

  另外,在热恋中,一旦提钱,特殊是多次借钱不还,当事人就要警戒是否是诈骗,必要时可以报警。

  支招

  识破婚恋诈骗六大套路

  据统计,从2018年1月1日至今年第二季度,海淀法院共审结涉及婚恋交友诈骗类刑事案件45件,其中,2018年审结1件,2019年审结14件,2020年审结25件,每一年度均较上一年度有大幅增加。今年前两个季度,此类案件审结5件。

  法院统计发明,当前,利用互联网交友诈骗行动凸显,在全体45件案件中,通过婚恋网站、网络游戏等网络平台结识进而来往的案件有16件,占比35.6%。

  此外,从被告人跟被害人双方性别来看,婚恋交友欺骗刑事案件的主体模式仍旧是“男骗女”,共有35件,占比77.8%,女性依然是此类模式诈骗案件的主体被害人。

  在婚恋交友诈骗案中,被害人年龄多为25岁至45岁间。

  虽然诈骗手段日益多样,但法院从中分析得出,婚恋骗局的六大常用套路:

  ①虚构身份,编织光环。婚恋交友诈骗刑事案件中,无业被告人占比最大,他们最爱虚构的职业包含先生、警察、军人、公司高管等,这些职业通常存在收入较高、环境绝对稳固、社会认可度较高级特色,通过编造这种身份,极易在婚恋交友市场上受到青眼。

  ②隐瞒婚情,冒充独身。在45件婚恋交友诈骗案件中,有14件是被告人隐瞒实在婚姻状况与他人交往。

  ③改名换“性”,瞒天过海。有的被告人为回避事发后法律查究、加强诈骗行为隐藏性,在与被害人交往过程中应用虚伪的姓名,有的男性被告人则“调换性别”,混充女性身份与被害人交往。

  ④普遍撒网,重点打破。不法分子通过网络同时与多名被害人接洽,而后追求冲破口。

  ⑤短暂交往,借口索财。在事实案例中,行骗一方通常在交往一个月,甚至十多少天后,即以家人生病、公司周转、偿还信誉卡、办理请托事项用款等理由,向对方索要钱款。

  ⑥假意承诺,借机诈财。一些人为了到达骗财的目的,还通常会借助骗色的手段、许诺结婚等,加速索要钱财的过程。

  倡议

  婚恋网站应树立“黑名单”并全网共享

  法官以为,对于良多被害人来说,在婚恋交友方面的自我防备意识不强,这是诈骗行为未遂的最基本起因。

  法官建议,一定要核实对方的职业状态、家庭成员情况、财产状况等。此外,防范婚恋交友中的诈骗,最中心的是“钱”。骗子为了骗钱,通常会在短时间交往后以各种理由索要钱财,对此一定要进步小心,一旦发现被骗要及时寻求辅助。

  针对目前愈发凸显的“互联网交友”骗局,法院提议强化平台义务,婚恋网站应当与行政职能部门增强配合,从用户注册信息开始进行全流程监管及风险提醒。例如,在注册成为婚恋网站会员时,相干部门如公安机关应当做出必要的风险告诉提示;视频聊地利,对波及财产的敏感信息等内容,也应当在平台内进行必要的危险提示;对涉嫌守法犯法的,平台应及时依法移交有关部分处置。

  同时,设破“黑名单”。对在婚恋网站上有歹意注册、应用婚恋行骗前科的人,再次注册时应该设置屏蔽,防止不法分子持续行骗。此外,还应买通不同婚恋网站之间的信息共享,对于信息黑名单内的职员,各个婚恋网站均应谢绝其成为注册会员。本报记者 高健 【编纂:房家梁】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